良一一

=米良
吃凹凸/ah/杀天
酱油鱼一条
文都在脑子里打死不想更新

其实车是活的
它们有无数条命
它们有非常好的身体素质
它们的心脏是发电机,血液是机油
然而开启身体机能的钥匙在主人手里
主人开车上路,它的腹部猛地一用力,带动着前肢开始奔跑,几乎不需要时间反应。
主人停车,开始它前面的两个鼻孔还在冒着粗气,接着就越来越缓,越来越淡,直至全身冰凉,再无一丝气息
等到主人回来,它又倚仗强大的爆发力重生,欢快地奔驰在路上。

大家好我又来丢人了
很久以前的一个突然冒出的念头
觉得还挺有意思的就记录在这了

真是,,不知所云。


带我去看海吧?
虽然我从小在大山中长大,但是当我与它分别时,我只当挥别一大块石头。当我来到了海边,遇见一位深蓝色的老人,身上却没有腐朽的气息,而是淡淡的香。看着翻滚的海浪,我才感觉到了自己骨子里对大海的依恋,我本应该拥有被温润微凉的海风裹挟着在沙滩上学步的记忆。我的心跳本应就是海浪律动的余波。我的骨灰应该随着我最亲的亲人,大海,漂流向远方。
带我去爬山吧?
虽然我从小在海边长大,但当分别时,我看着他,就像看着一大滩凶恶的水。我走进山区,邂逅一位有着梯田和原野的温和又纯朴的汉子。当我吸进第一口来自绿色树叶的空气,当我抓起一团脚下湿润的黑土,山它不善言辞,只是宽厚地拥我入怀,告诉我我本应被埋在这里,将自己奉献给地母,在这里发芽开花结果,复又归回到这里的土地。

就是练(念)一练(念)
啊但是,写的好烂。在青岛旅行突然想到了,就写了这两种(奇怪的东西)
——所以说没人看你为什么要唠叨这么多
自我欣赏以及满足